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潮汕人爱喝茶到这个程度看得我目瞪口呆傅启平

2019-04-27 15:24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  清朝人徐珂曾经说过,有四个地方最流行工夫茶:“闽之汀、漳、泉,粤之潮。”除汀州属闽西客家文化外,漳、泉、潮三府大致就是今天的闽南和潮汕地区[1]。

  许多北方的朋友可能搞不太清楚“闽南”和“潮汕”的关系——简而言之,这两个地方虽然一个在福建,一个在广东,但在地理上是连成一片的,方言和文化上更是接近,可以认为潮汕和、漳泉等地,都属于闽南文化圈。

  据学者谢重光的考证,宋代开始,闽南有大量移民进入潮汕,了当地土著,因此,宋代以后的潮汕文化基本上与闽南类同[2]。

  近些年来,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举办马拉松。这项古希腊运动进入神秘的潮汕大地时,也必须入乡随俗。无论我跑得多快,茶都能追上我:

  除了马拉松要喝茶,二次元也是我们茶文化的重要战略阵地。汕头漫展,有一位小哥在二次元的花花世界面前,选择了坚守本真。

  真正的老司机,家中常备茶具自不必说,旅行便携茶具更不在话下。走到哪里,喝到哪里,只有想不到,没有喝不着:

  潮州俗语云:“一遍脚屑,二遍茶叶,三遍烂屎人食不着。”意思是,第一遍茶水喝的是脚上的臭汗,第二遍才是茶叶本味,第三遍就是最佳风味了,所以“烂屎人”(用来形容地位低贱)就喝不到。

  传统乌龙茶制作工序中的“揉捻”是用脚踩踏,今天早就被省力又高效的机器取代了。但潮汕中仍会想象那并不存在的脚汗,并将第一遍茶水倒掉。

  泡茶之后不能倒茶叶,不洗茶壶,让茶叶在壶里精华。久而久之,多气孔的陶土会形成一层黑色物质在表面,潮汕人管它叫“茶渣”。能拥有一把积攒厚厚茶渣的壶,说明你是茶中高手。说是“污垢”的同学请你出去。

  清朝人徐珂讲过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:潮州有位嗜茶的富翁,有天家里来了名乞丐,不要饭、不要钱,只要喝茶。富惊:你一个乞丐,也懂喝茶?

  乞丐说:“我本跟你一样是有钱人,因为喝茶才穷到要饭。”喝过富翁的茶之后,乞丐品道:“茶是好茶,可惜壶是新壶。”说着,掏出一把有着厚厚茶渣的旧茶壶,开盖就飘香,一泡茶更是了不得[4]。

  潮汕闽南人家的茶几上可能都会有叫茶船的庞然大物,或者陶泥制、或者木制,通常会配备排水系统,讲究的要接水管,茶船可大可小,小的可以只是一个加盖的盆,茶壶茶杯就直接放在;大的话,整张茶几都是一个大茶船 / Getty images

  从唐朝开始,福建福州人、泉州人就开始漂洋过海做生意。宋朝在福建泉州设置市舶司,泉州成了东方第一大港口。就算明朝对外贸易,福建漳州、广东潮州一带依然顶风作案,甚至和明朝官军作战——而且朝廷的水师根本打不过漳潮商人的彪悍武装[6]。

  从宋朝到明清,闽南、潮汕的生意人富得流油,但因为出身“南蛮之地”,仍然处于全国链的下游。宋朝人陶谷讲过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湖北商人和福建商人在汴京因为争住处而吵起来,湖北人骂福建人是“横面蛙言”。这是中国最悠久的骂人传统,拿别人长相和口音来开地图炮[6]。

  有钱了依然被,闽南和潮汕土豪做了很多事情,来提升自己的“人文气质”。比如,闽南商人们捐钱建学校,到明代中期后闽南漳泉的进士人数反超福州等地,领先全福建[14]。

  学习成绩上来了,生活情趣上也向以江浙为代表的主流文化看齐,比如明代,潮州木雕就因为有钱人广建豪宅、祠堂,越来越精美,直到于浙江的东阳木雕齐名[15]。图为广州美术学院明清潮州金漆木雕藏品《糖枋架》

  而喝茶,是标准的有钱有闲阶级活动,尤其从唐朝陆羽写《茶经》以来,茶更是成了士大夫炫耀品位和文化的重要手段,明清之前,茶叶的产地和消费中心都在富裕的江浙。

  原先潮汕并没有盛行喝茶的风俗,好茶也少[16]。明朝人王世懋到福建当官前,在行囊里特意带上江浙茶叶,不喝福建茶;清朝初年的福建布政使周亮工记载:明朝时,福建给朝廷进贡的茶叶,在宫里只配拿来洗洗盘碗[7]。

  到清代,闽南潮汕的有钱人要喝茶。作为福建茶叶产量重地,武夷茶叶的翻身仗就在于工夫茶标准用茶——乌龙茶的发明。

  清同治三年绘制的《福建全图》,左上角红圈即武夷山,在江西和福建两省的交界地,武夷山茶叶从汀江和寒江河运传进潮汕 / 美国图书馆

  清中期主流的茶叶还是散炒绿茶,没有经过发酵,大体保持茶叶原味。而半发酵的乌龙茶制作流程要费力得多,需要反复地炒、焙,才能让茶叶散发出远胜绿茶的强烈香气。

  乌龙茶的发明极为重要:因为半发酵的技术,它使用沸水冲泡后,能够比绿茶更快出更强烈的香气,也经得起更多轮的冲泡。所以,典型的工夫茶泡法——沸水、短泡、多轮反复,才能发挥最大优势 / unsplash

  清朝清明谷雨前后的采茶季,武夷山能聚集到采茶人数有上万,所雇的制茶师多是泉州人[11]。除了普通的武夷山茶,闽南人还开发出了闽南安溪的铁、潮州凤凰山的凤凰单丛等名贵单品。

  乾隆年间,浙江籍文人、美食家袁枚就断定天下之茶以“武夷山顶所生”为第一,因为龙井和它比起来显得“味薄”[1]。

  其次,潮汕人学江浙人喝茶,用的是江苏宜兴产的紫砂壶。而且真正的有钱人,能通过消费倒逼厂家。

  宜兴紫砂壶原先并没有和哪一种茶叶绑定挂钩。明末清初,潮州和苏州贸易往来频繁,潮州商人们大量引进宜兴紫砂壶[8]。

  文物学者霍华发现,闽南、潮汕的工夫茶艺对宜兴紫砂壶的需求量极大,让宜兴的工匠们了原来的茶壶样式,创造出专供闽南、潮汕的类型。

  这种壶容积小、壶嘴,比旧式茶壶更适合乌龙茶。样式也精美、也有名家巧匠,不过没有江浙文人喜欢追求的高深思想内涵,是一种更朴实的精致[9]/Getty images

  嘉庆年间一闽南富商,专门用玻璃缸汲取泉水泡茶,一缸水只泡一壶茶,第二天要换新的水。泡茶的时候,要有童子服侍,负责烧炉火的就得好几个,长得还都很俊俏。直隶(今省)人高寄泉瞠目结舌,记录下了这位富商喝茶的排面[12]。

  这种华丽的泡茶方式,实际上只在闽南和潮汕地区成为特色。著名学者、潮州人饶颐曾说,在潮州过去只有两种人喝茶:祠堂里的闲人,做生意的有钱人。一直到现在,闽南人、潮汕人家中的茶具好坏,仍能够体现出家庭财力。

  著名作家、汕头人秦牧,在潮汕农村插队时发现乡间农民在农闲之余,也喝工夫茶,就像自己小时候见过的大户人家。汕头的三轮车夫在没有客人时,也会拿出炉具茶具,泡工夫茶[8]。

  虽然茶具、茶叶丰俭由人,但是工夫茶泡茶的规矩却不怠慢,工夫茶的内涵早已扎根在闽南、潮汕的族社会秩序中。

  地道的工夫茶要求“一盅三杯”,只能有三个茶杯,参与喝茶的人轮流使用,每喝一轮茶就洗一次杯,大家一起分享手拉壶中那一点茶叶。这就决定了,参与茶局的人不能太多/ Getty images

  从事茶叶行业50年的潮州人黄瑞光讲过,解放前的潮州,地方事务通常由族中长老议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潮汕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1 潮汕华龙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